無聲的精彩-嬰幼兒手語家長分享

采依爸爸(107年第一梯次家長)

「 阿普頓!你最好過來瞧瞧?」

「 先生?怎麼了嗎?」

「 我把聲音存在機器裡面了。」愛迪生握拳毫無掩飾的激動。

西元1877年愛迪生發明留聲機,當然上述對話只是想像當時愛迪生雀躍不已的模樣。
人類歷史長河,除了幻想在天上飛,也想保存世界的一切,保留聲音曾是不切實際的夢想。
然而聰明的古代人利用繪畫、文字甚至音符保存聲音資訊。
不過還有另一個族群,雖然聽不到卻能感受聲音、想像聲音的形狀,因為渴望溝通透過肢體進而發展成無聲的語言—手語。
因緣際會下我們全家報名由台灣手語翻譯協會主辦”嬰幼兒手語遊戲班”來體驗以手勢取代聲音,聲音形體化之手語魅力。

繼續閱讀 “無聲的精彩-嬰幼兒手語家長分享"

課堂翻譯是一場團體戰-台南場 蕭雅文

抱著忐忑與興奮的心情參加了這次的課堂翻譯工作坊,自己雖然也上台分享了在大學中課堂翻譯的經驗,但其實更多的部分,是為取經而來,除了上午的課程吸收了國內外的課堂翻譯的相關知識與制度之外,也在過程中不斷的去思考與釐清自己的角色與定位,然而,不論是在任何的翻譯場所,唯一不變的是:尊重服務個案是完整的「個人」,這一點我想是最根本的。有時候我們總是太急著想要幫忙,所以做了過多地涉入,或者自以為對服務對象「有益的」處理,而讓對方失去了自我學習與體驗的機會。

最精彩的部分是下午的分組研討,許多成員認真而投入地參與了討論,也不吝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與見地,這樣的氛圍讓我樂在其中。課堂翻譯是「團體戰」,在專業上須要有一起研討的夥伴、可以詢問的老師、甚至是在遇到沮喪與挫折時的可靠肩膀,這樣才能有更好的服務品質與自我能力的提升。翻譯員常常自許要「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」,可現實是「吾生也有涯,而學也無涯」,如果能有一個良好的支持系統作為後盾,我想,這是每位翻譯員所迫切需要與期盼的。

最後,更值得感謝的是南區的志工夥伴十分地給力,兔子家族總動員,不論是在會前的相關準備工作與會後細索的清潔與善後工作,都在在展現了台南人的熱情與團隊的力量,衷心的感謝與期待~期待我們下一場的美麗邂逅。